【问答知识】四川手工承包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20-03-26 18:17:10

四川手工承包□早报记者 许钹钹 陈彦琳吴嘉晓 实习生 侯梦娜 文/图

四川手工承包

总是不合格的外发手工品

——记者调查潜伏泉州“高薪手工外发”陷阱

“给你!我们不要总行了吧!”年轻男子怒吼着掏出几张百元钞票,一甩手扔在地上。打工者赶紧弯腰捡了起来,有些庆幸地松了一口气。

一年过去了,记者始终无法忘记这个画面。当时这位打工者刚到泉州,在晋江找到一个加工电笔的活,加工费挺诱人,但要交2000元押金。他苦苦请求,凑了1000元交上押金,领回材料。辛辛苦苦做完电笔,却几乎全被收货方用力扯断,称他粘得不够紧。记者接到他的投诉,以朋友的身份陪同交货,目睹了上述一幕。

这种以赚取押金为主,宣布大部分产品不合格的“加工模式”潜伏泉州已久,众多做手工零活的市民赔了押金和时间,手工费更无从说起。

手工活外发加工是真的吗?这里头究竟如何设局,是怎样一个谜团?记者经多方走访,在此将读者经历与记者“加工布娃娃”的体验一并呈现在您面前。

市民遭遇:对方凶得很,老说不合格

手工品制作看着简单,实则很难 即便合格,月收入才百来元

“高薪手工外发”在泉州和外地潜伏已久,被所谓“零成本、高利润收购、易操作”吸引的人不在少数。但人们纷纷发现,这些手工活外发加工做起来很难,很花时间,即使做成了,部分被认定合格了,一个月辛辛苦苦下来,也才赚个百来元,跟商家宣称的完全相反。

【案例一】残疾人:找项目致富 两次血本无归

“现在还在这样骗人,我以为已经没有了。”提起交押金进行手工加工,林连升不禁提高了声调。

林连升是南安向阳人,现在是南安市山夫生态农业合作社理事长。几年前,在合作社成立前,为了找项目回山里带领残疾人创业致富,他就曾上过两次当。“布偶、工艺花我都做过,都是骗人的。”

条件诱人提着材料回山里

四川手工承包

7岁那年,林连升因电击失去整只右臂。山里工厂少,残疾人又因自身条件限制没法外出务工。林连升想外出找些项目,带动大家一起就业。恰巧另一个残疾人吴俊水了解到厦门有一些外包手工制作工艺花的厂家,宣称“零成本、高利润收购、易操作”,林连升便和他一起去厦门找厂家。

“那时候看了两家,第一家条件很吸引人,但没有谈成。”林连升说,第一家的老板是南安人,见他们也是南安人,警惕性很高,不愿意再继续谈。第二家“要先交1500元押金,一批做好了就退押金,还按件算钱,条件很诱人”。

由于押金金额高,林连升有些犹豫。但天色已晚,还得赶回向阳,“心急之下就同意了”,交了钱,签了合同,提着一堆材料回到山里。

多日赶工成品通通被拒收

工艺花是用铁丝制作成花瓣的样子,再沾一种化学物品,使成品透明发亮。林连升说:“看起来以为很简单,实际上没有那么容易。”

交押金时,厂家一个技术员对吴俊水进行简单培训和示范。回到向阳后,吴俊水发现工艺花实际操作起来很难,并不像技术员说的那么轻巧。约定交货时间只有十天,林连升又找了几个人一起帮忙赶工。“大家通宵做,还是没办法弄得像样品那么好看。”

做完后,林连升将工艺花寄回厦门,结果老板以种种理由拒绝收购。“口气非常凶,我们跟他理论想要回押金,他直接让我们去告。”林连升气愤不已。

再次被骗只因要交的押金少

四川手工承包

后来吴俊水又在石狮听说有加工手工布偶。“被骗了一次,有点警惕了,但押金只要100元,钱不多,我们就想还是试试。”林连升说,“当心态太急了,就想拉个创业项目。”

拿回布偶的材料后,虽然操作比工艺花简单,但要加工得立体美观仍不容易。制作完布偶后,厂家收购了一些合格的,可大部分耗费了时间、精力的布偶都被丢在一旁。

回归本行搞起农业合作社

“被骗后,想想还是实实在在做些擅长的事情。”2011年,林连升与向阳当地12个残疾人一起成立山夫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利用向阳的自然环境优势种植原生态高山蔬菜。如今合作社越来越红火,社员也已经发展到60多人,带动当地残疾人劳动创业。

【案例二】大学生:暑假找兼职 布偶当场被扔

手工活外发加工是真的吗?市民小张大三暑假时,看到一则外包手工布偶的兼职广告。“上面写着免押金,免费领料,看起来还不错。”放假在家没什么事可做,小张便想试试赚点钱。

兼职公司在晋江青阳一个小区里,小张和姑姑一起找到了那间公司。“公司在一套商品房里,里头只有一个中年男子(www.Cyone.com.cn/),摆满了各式各样已制成的布偶,看起来很漂亮,感觉还挺正规。”小张说,那名男子向她说明,因工厂人手不够,才将布偶外包。

后来男子示范如何制作布偶,其间到商品房里咨询做兼职的人也多了起来。男子告诉来人,如果愿意做,就签合同、交押金、领材料,一个布偶押金20元。交货时,如果厂家验收合格,一个布偶就给30元;如果不合格,就不能要回押金。

“当时觉得人家给了材料,收点押金也合理,总不能白给。”小张和姑姑领了五个布偶材料,交了100元押金。回家后,小张试了一下感觉难度很大,便让当裁缝的妈妈帮忙。“一开始做的一两个不怎么好,但慢慢顺手了,跟样品差不多了。”

十天后小张将布偶送去交货。“他一直说不行,脾气很不好,始终没提押金的事。”小张挑了一个看起来最美的布偶,但中年男子看了看直接扔到地上。小张守在套房里等了一会儿,见到后续来交货的三个人也都没通过验收。“根本就是骗人,气得不得了,浪费了时间,也浪费了钱。”

记者半天才做好布娃娃一部件

【案例三】家庭主妇:仅五个合格 一月才赚100元

中年女子林姐来自安溪,在家看自家的店铺和小孩,有不少闲暇时间,于是想找个兼职。林姐说,以前她在网络上看到泉州一家布娃娃商行的加工信息,这次刚好来泉州办事,就顺便到商行看看。

她要做的是布娃娃,用纸板、棉絮和绸布包成,看上去精美、简单。

“我觉得要慢慢练,不一定能做得来。”尽管已经交了150元押金,她还是没什么信心。她并不担心押金退不回来:“就当买东西吃了,又不是很多钱,一两百块而已。”这可能这是大多数人共同的心态。

十天过去了,记者再与林姐联系,询问布娃娃的制作情况。

[1] [2][3]下一页

相关文章珍珠加工可信吗?3个珍珠加工串珠骗局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