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之二:平顶山芳纶织带一线品牌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20-02-28 13:25:15

平顶山芳纶织带一线品牌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东南亚等地区转移,是未来的必然趋势。

平顶山芳纶织带一线品牌

我以纺织服装业为例,简单分析下一些中国企业在东南亚国家建厂的原因。谈纺织服装业之前,大家需要知道,它是一个重资产,重污染,高耗能,低利润,长产业链的行业。

一,劳动力价格上涨

早在09年,在江浙地区做QA的同学就聊过劳动力价格增长过快,使很多民营纺织企业纷纷将工厂转移到东南亚国家。过了近10年,中国纺织工人的平均工资水平增长迅速。山东淄博地区,一个熟练挡车工的月薪为7~8K,在福建泉州地区,没有技术含量的验布工的月薪,也在5K到6K。

相比之下,在印尼,同样验布工的月薪(2017年标准)大概在400~500人民币,中间的薪资差距能达到10倍以上。

二,产业升级需要

国家大力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淘汰落后产能。早在2016年前,国家就强制淘汰老旧织机,因其耗能大,产品品质低端。到2019年,即便较新的喷水织机,因对环境污染较大,也将被淘汰掉四分之一。

到2019年底,全国超1/4的喷水织机将被淘汰。未来喷水织机将全部OUT?通过强制淘汰落后产能,促使企业引进新设备新工艺,否则很多民营资本家没有动力转型升级。

低端纺机的结构较为简单,维护容易,配件成本低,使用寿命长,不可能通过报废方式淘汰掉,于是很多中国企业变相将它们转移到东南亚国家(和朝鲜),继续发挥余热。

三,产业工人“稀缺”

平顶山芳纶织带一线品牌

纺织工人可谓是中国工人阶级最早的群众基础,但现在却面临“稀缺”的问题。以山东为例,35岁以下的青年,基本不会选择在纺织厂工作,原因是“枯燥”、“倒班”、“刻板”,以至于“姑娘都不愿意和纺织厂的男工处对象”(我一在山东开毛纺厂的同学说)。以我同学的厂为例,工人都是40至50岁的年龄层,年轻人宁可去餐馆端盘子,也不会来薪水一倍以上的纺织厂。

究其原因,个人觉得是网络社交媒体的发展,使年轻人能看到更丰富的生活,因而希望追求更自主更自由的工作方式,不再甘于待在单调枯燥的工作岗位。

不仅产业工人这样,在纺织专业的大学毕业生里这也是普遍现象。与在大学工作的同学聊了下,今年毕业愿意签纺织企业的学生,大概一半左右,“有的孩子宁可去‘肯德基’端盘子,拿两三千,也不愿意去郊区纺织企业拿五六千的工资”。

随着国家“扶贫工程”的推进,很多农民工选择返乡创业,沿海的纺织/服装企业对他们早已失去吸引力。正是农民工向其他行业流动(或“回归农村”),推高了“人力密集型企业”的劳动力价格,反过来,单靠提升薪资的方式,并不能吸引年轻劳动力进入此类制造业。

人力成本高,产业转型需要,人力短缺等因素,是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向东南亚等地区迁移的动因。

但是!制造业向国外搬迁,是个实实在在一个伪命题。

仍以纺织/服装业为讨论对象。

纺织/服装业在未来的中国,将不会以低端产业形态存在,会向高端、自动化、智能化方向发展。

(1)中国整体工业制造水平的提高,推动了纺机制造水平的发展——除了寿命短点,在精度、自动化方面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这些年通过并购国外纺机企业,获得吸收了一些先进技术和专利。搞纺织的都知道,纺织品质量的高低,基本取决于设备的水平。低端纺织设备耗能大,污染大,质量差,与高端纺织品的市场竞争中,只能拼人力成本这一项。我们向东南亚转移的更多是“被淘汰”的产能,国内的产业在逐渐向更高端方向发展。

比如随便搜下“中国 收购 纺机”,就能看到2018年7月,安徽“日发纺机”收购英国“克罗斯罗尔机械”的新闻。如果向前翻几年,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老牌纺机企业很多都被收中国企业并购。

(2)现在一些大型企业已经选择将工厂迁移到中西部,而且建厂的规模都非常大,采用的设备和信息化水平很先进。先进到什么程度呢,偌大的厂房只有一个工人值班,工人一般只待在监控室里,哪台设备出现问题了,会在电脑终端提示出来,然后这个工人踩着“自动寻径”的电动平衡车直达故障点来解决问题。过去那种人力密集型的纺织企业,未来会逐渐被无人化,全自动化取代。

这些得益于制造技术与信息化的发展与融合,同时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下,少用水,少污水的纺织企业,也能在中西部缺水少水的地方建立起来。

(3)自动化、信息化、无人化是大型纺织企业的发展方向。减少工人的数量,降低工人劳动强度,让生产流程数据化,溯源化,是有的大型企业正在做的事。在讨论老龄化中国的未来时,“网上经济学家”们哀叹“人口红利”的消失,但中国的发展绝不应该永远建立在血汗剥削之上。

这是一个自动穿缝松紧带的服装生产设备。这种对工艺和流程不断改进发展,减少人的工作量的努力,很多企业每天都在做。图片来自“朋友圈”,为同学参加9月展会时拍摄。

(4)制造业从量向质的发展

中国制造业的发展,未来也向着质的方面变化,比如在碳纤维三维立体编织技术及设备上,我们目前将它应用在“党费”系列导弹和“嫦娥”、“天宫”上,未来会将其应用在民用汽车,除了车体的应力部件,你能想象,用织机“织”出一辆汽车吗?它会比铝更轻,更结实,永不腐蚀……

最后说下在东南亚国家的那些中国转移制造业问题。

中国的一些企业主,将“被强制”淘汰的产能转移到越南、印尼等东南亚国家,(一)让这些设备能继续“发光发热”,(二)其国家需要原始积累,大量底层劳动力富裕而廉价(三)法制建设不够健全;(四)政府相对比较腐败。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作用下,干着三十年前韩国、日本、台湾地区、欧美发达国家们对中国干的事情。

不同于中国有世界上最完整纺织产业链和消费市场,这些东南亚国家只能成为不断被“升级”的世界产业链中的一个环节,中国企业不想、不能、也无力将完整、可持续发展的产业链搬迁到这些国家或地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只要这些国家不发生“洗心革面”式的变化,更多还是扮演着中国产业升级的下游环节和消费市场。

平顶山芳纶织带一线品牌

中国提倡“一带一路”的伟大构想,就是不想走过去殖民主义思维下那种“把恶心留给别人,把舒心留给自己”的老路。“根”在中国,但枝叶却散布到“一带一路”国家中。像制造业,不是“此消彼长”的变化,而是“同气连枝”,共同发展,用中国制造业的前进,带动和影响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进步。

(想说的有点多,略啰嗦)